崎瑾树

    风浪过后一切是不是就会归于平静,而那些搅扰人心的感受会不会也能像沉底的砂石一样不再翻涌。也许是年龄的关系,已经越来越少去渴望更多新奇体验,只盼着能牢牢抓住现有过好余生。呵,真是没出息的想法。

    周末阴,早晚的风开始提醒人们冬季正悄然逼近。父亲的第一次化疗结束,下午出院母亲全程陪护,婚姻到最后最实惠的,也许就是责任和陪伴吧。这段时间我能做的并不多,有时会怨恨自己的无能与现实的不公,思想堡垒持续坍塌,从担忧延伸到恐惧。如果有一天只剩下自己了,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?想着想着便感觉心脏的部位痉挛了一下,紧接着鼻头一酸视线就模糊了。近阶段对金钱的需求也越发迫切,原来只有它才能让接下来的人生有更多选择权。我需要换掉手头鸡肋的工作来获取更多资源,我需要接触新的圈子也许能遇到想要的人,我需要积极的人生观又或者只是一个无梦的好觉。

12 2

一次次咽下对人生的厌恶

5 1

酒真是好东西,虽然不能解忧浇愁,但起码能让此刻的时间变得温柔。

1 1

这几天回家都很晚,屋子里已是漆黑一片,父亲住院也有十几天了。刚才在电梯里忽然闪过个念头,如果此刻那人突然出现该多好,我想要个安慰,叫人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2

早前也是个爱秒回的人,后来戒了。倒也不是刻意冷漠,只是感觉不到任何期待。

2

扰己的非分之想

风轻云淡,仰头已是雨过天晴。白云苍狗,个中滋味不枉人世一回。

1

终于到家了,终于可以睡觉了,也终于可以暂时和这个世界脱离关联了。

很多时候,人们把火当做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。

 
1 / 58

© 崎瑾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