崎瑾树

    最近陆续接到一些喜帖,亲友的同事的。不熟悉的自然不好去评论什么,送上祝福便是。但其中有些知根知底的,却也是因为到了该婚嫁的年纪而去结婚,多少让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到了一定年岁就不能太自私,总要担负起一些社会和家庭义务才是。”

    虽关心你的人初衷都是好的,但为了让别人觉得你过得很美满而履行婚姻这事真的好吗?知道啦,知道啦,偏激如我。虽然一直对婚姻怀抱美好遐想,但就目前而言,还真没什么信心和另一个家伙不出乱子的一起生活,自身不安全...

1 3

    少有的失眠,现在是凌晨04:45。美容觉是注定要被辜负了,我在考虑要不要爬起来去后山看个日出,但想想天不亮就出门,会吓到还没回家的小鬼们吧。哎…

4

这世界上最深的渊莫过于人心吧

2

    时不时的还是会冒出些新奇的想法,在不同的境遇里它们被贴上好与坏的标签。有的已经做到了,而有的却未能完成。我爱它们,一些美好或坏败的念头。
    如果你问一个成年人结果重要吗?回答必是肯定的。但在某些时刻,结果也许真的没那么重要,因为这些念头的出现,让我有途径去感知当下自我的存在,虽然仍存有疑惑,但沟通的瞬间我想我是满足的。
    有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自我封闭的匣子,它有它存在的必要性,但我不能总停留在那里。人生已过去三分之一,是该走出去了,既然活着总要学会点技能才是,比如怎样融入美妙的现实生活里。

     ...

2

我看见光 光捉见我

4

我就是那种习惯用冷漠来掩饰自卑和不安的人

6

秘制辣酱

1

泡沫是种很可怕的东西

1 2

    不说好也不说坏,不讲喜欢也不会去谈爱。那究竟该算作什么?期待被无限搁置,因为答案早已明了。

    不能和长辈们倾诉,也没什么益友良师可讨教。体力有透支过,睡一睡就能好,那情绪受到煎熬时,又该怎样补救?美食?书籍?旅行?或是各种极端事物的刺激?听着都没劲,空心的事做再多也不会得到满足。九月的基调有点颓,好像再也碰不到能让灵魂感到欣喜的事情了。

1

周六 拔草

1
 
1 / 42

© 崎瑾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